中视中文网融媒体发布中心

首页 >> 文化 >> 黄山游记 文/郑松才
详细内容

黄山游记 文/郑松才

“五岳归来不看山,黄山归来不看岳”。这是明代旅行家徐霞客登临黄山时的赞叹,并说:“登黄山,天下无山。”多少年来人们向往泰山和黄山,如有机会前往游一游看一看,也是满足人生的一大心愿。前年出差,顺路看过泰山,登泰山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。今年春季,与几位朋友一起随新世纪旅行社前往黄山走一走,也了却一桩平生游览黄山的心愿。

黄山,属黄山市。古代黄山叫黟山,属徽州府管辖。3月12日,旅游大巴一路奔波,下午直达歙县古城,即徽州府所在地。据导游介绍,歙县古城墙,徽州府衙,及徽州几条街道,清末有些遭到破坏。现在的古色街道是按照原貌进行了修复,但不失原味,它与四川阆中、云南丽江、山西平遥被史学界并称作当今中国保存最完好的四大古城。当然有些古迹原貌仍然保留着,比如“八角牌楼”,又名大学士坊,已有五百年历史,是明代万历年间内阁重臣许国,因决策云南平判有功,超规格修建,然后奏请皇上批复。上书:“先学后臣,大学士”。下附小字:“保荣太子太保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许国”。八角牌楼角雕柱雕都很精美,堪称一件艺术珍品。

徽州几条古街,店面整洁,建筑考究,砖石铺道。看到临街一栋栋二层楼店铺,朱漆门楣,纸贴窗扇,朋友嬉说:这不就是拍摄《水浒传》里潘金莲推窗落杆巧砸西门庆那栋店铺吗?仿佛又听到武大郎挑担吆喝卖吹饼的声音,还有王婆敞门卖茶嬉皮士的笑声。“像,真像。可能就是这条街”。大家都这样说。我们漫步前行,看到临街座落着一栋上书“陶行知纪念馆”阔院,因时间已到下午六点,纪念馆已闭馆,无法走进感知著名教育家陶先生陈设,但纪念馆的崇高威严,依然让我们崇敬有加。听说街道里面还有几座女贞牌坊,有宋代的,也有明代的,因旅行时间限制,不能亲睹尊容,留下点遗憾,如有机会下次再来吧。

天已向晚,日沉西山。我们乘大巴前往事先联系好的住处宾馆。导游说:今天大家居住的宾馆档次并不低,疫情前是四星级宾馆。疫情对我们黄山市打击太大了,三年啊,对于我们靠旅游吃饭的城市来说,简直就是毁灭性的,到现在疫情过去一年多了,元气依然没有恢复过来。大家今天居住的宾馆硬件还可以,但由于缺乏维修,设备有些老化,服务也难以跟上,不过价格却优惠很多。到了居住地,我们这些退了休的老同志外出能住上这样的宾馆,尽管服务及设施次了点,却用低廉的价格能享受到大套房,也就满意了。

第二天就要游黄山了,我们期盼已久的看黄山登黄山就要实现。大巴车在开往风景区的途中,导游介绍:“来黄山旅游,看黄山登黄山是主题。黄山是主景,然而主景还要有附景相配。正如主景像一棵大树,附景就是这棵大树的枝干和绿叶,这样黄山景才能构成一个体系一个系统”。随后说:“我们今天上午先去看宏村。宏村就是黄山的一个附景,红花还要有绿叶衬吗。”我们只好跟从导游奔向宏村。或许宏村真是个看点,不也是个意外的收获?

去宏村有一个小时的路程。导游利用这段时间,大谈起了旅游文化,用以消磨这段时光。现在国家把旅游和文化结合起来,叫做文化旅游局。旅游中体现文化,文化深透到旅游之中,丰富旅游内涵,体现中华文化的深远。我们这些平时喜欢写点东西的游客,对此很感兴趣。导游就直奔黄山旅游和文化的结合说:“黄山市,地小人少,仅辖三四个县,百十万人口,不抵其他市的一个县。然而,黄山文化旅游却有自己的特色。黄山归来不看岳,黄山的石奇、松特、峰秀、雾霭。黄山文化也有特色。全国三大地方特色文化,就有徽州文化,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徽学,与藏学、敦煌学并驾齐驱。”导游自信地总结出徽州文化的几字诀:“守贞节,重祠堂,拜鬼神,信风水,懂生活,会养生。”让我们在黄山旅游中逐步体会他总结的徽州文化内涵。他还介绍了徽州民谣中的一段话:“前世不修,生在徽州,十三四岁,往外一丢。”徽州人很重视经商,从小就培养经商意识,甚至到十三四岁强制性的推向商海。他向同车游客提问:“谁知道徽州商界的代表人物?”我略知一二,顺口说了句:“红顶商人胡雪岩,被鲁迅先生称之为我国封建时代最后一位商人。”导游很满意,愉块地向大家介绍起了胡雪岩的生平及经商之道。胡雪岩出生于安徽省徽州绩溪县湖里村,是徽商的杰出代表人物,身上有着徽商讲求诚信、为人着想、精明强干等共性。有为官须看《曾国藩》,为商必读《胡雪岩》之说。胡雪岩开设的胡庆余堂,在中医药漫长的发展源流中,以其精湛的制药技艺和独特的人文价值,赢得了“江南药王”之美誉,有“北有同仁堂,南有庆余堂”之称。胡庆余堂被国务院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胡庆余堂中药文化入围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、国药号也被商务部认定为首批中华老字号。

导游和游客在对徽商文化及胡雪岩经商的探讨中,兴趣颇高,不知不觉游车已到了宏村。宏村保留的是明清时期的村落建筑,当然也有后来的维修。从外部看,背后三面环山,三个村庄连在一起,前面是一片宽阔的水面,后山前水,符合风水学。水面有一百多亩,水质清凌,像是有活水注入。绕水进入村庄,村街整洁,排水通畅。排水沟还在不停地流着水,像是从后山的水溪分流到不同的街道排水系统,然后注入前湖。沿街道进去,看到两旁有生意摊摆出,供游人选购。走进村中又出现一片池塘,这是村中小湖,叫半月湖。沿湖周围是宽阔的路面,通向不同的村庄。正对湖面中间位置,背山朝湖座落着一栋庄严的祠堂。导游说,那是汪家祠堂。三个村的村民都姓汪,供奉的是汪家共同的祖先。汪家曾经显赫过,民国时期汪家祖先短暂的任过民国总理,也是汪家祖上积淀的阴德。去汪家祠堂参观的游客很多,祠堂中供奉着汪家几代前的祖先,还悬挂着汪家祖传家训,有几十行之多。看来汪家祖上是有功名的,读书人出身,子孙兴旺,家业兴盛。游宏村只給了二个小时,走马观花看一看,多少有点宏村印象。

随后,我们乘大巴直奔黄山了。主景黄山快要看到了,大家很兴奋,说说笑笑,吵吵闹闹,很快进入了景区。来到景区必须换乘观光旅游车,沿着盘山公路弯弯曲曲,一会左转,一会右转,一会上坡,一会下坡。车窗两旁的植被苍翠茂密,不时有一片片青竹园掠过。青竹修长,竹叶婆娑,竹节清晰可见似有高风亮节之感。竹园是少数的,更多的是松树。大片大片的松树,粗壮挺拔,松棵之间却很疏朗,显示出远密近疏。松林很清静,看不到野生动物活动,或许当时风力较小看不到树梢的摆动,也就听不到松涛的呼啸,可能到冬季狂风刮来,松涛会呼啸吧。我相信松涛声会有的,只是呆呆地望着大片大片的松林。奇怪的是怎么没有柏树呢?松和柏是联系在一起的,平常的感觉有松就有柏,松柏松柏,二者密不可分,黄山会没有柏树吗?等下车后一定会认真观察这一现象。

观光车来到上山索道口,我们乘索道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到达半山腰,开始了登山活动。登黄山并不艰难,石阶铺路,游客拾阶而上。石阶可容三人左右并行,由于有上有下,也就自然形成人流上下二道,各行其边。登山是一项运动,人们各自检验自己的身体素质,都不甘示弱,同路的三五成群,你追我赶,或许是内心对黄山久已向往和崇敬,个个劲头十足,看谁先看到闻名于世的迎客松。迎客松的名气太大了,全国不同的地方都挂有迎客松的图像,有的是油画,有的是喷绘,有的是壁画,悬挂在宾馆内、校院里、街道旁。有的说迎客松已被国家确定为文物,有的说迎客松已被保险机构保险为一个亿,有的说迎客松已有武警守卫,日夜值班守护,把个迎客松传得神乎其神。自从下了索道徒步登山快一个小时了,前面的游客高喊:“看到迎客松了!”等我们赶到一看,在高处平台上有一棵松树,胸围有五六十公分,左侧树枝伸向路边,树身上挂着“送客松”三个醒目的大字。我们没有看到迎客松,却看到了送客松,是行走路线不对还是没有福气!一时有些迷茫。有的朋友说,前面人多处,可能就是迎客松。我们向高台人多处走去,在二百米远处果然看到了那棵迎客松。虽然只是第一次看到,但对她并不陌生。那隐约的身姿如同画上的一模一样。我们快步走上前,人已拥挤嘈杂,男女老少乱纷纷的,站着的,走动的,坐下的,爬上石坡的,弯腰拍照的,把个高处平台搅得锅滚一般,熙熙嚷嚷,热热闹闹。我们定下神来,仔细观察那棵迎客松。其实游人并不能接近她,只能距她三十米左右的平台上观赏拍照。迎客松的右侧枝伸向一块大石头,像是一块卧佛,上面有朱德总司令的题字:“一览众山小”。迎客松根部的外侧,是一个三四米高的铁栏护卫着,既便到了她的根部也接近不了她,何况游人所处的高台离她还有三十多米远,只能张望不能亲近。树身有近二百公分,树高有二三十米,笔直挺拔,茁壮结实,叶茂枝旺,像一位挺立的军人,昂扬伟岸,又像一个运动健将,活力四射。据说她已有一千多年的树龄,真不像一位沧桑的老者。是啊!既然是一位迎宾者,就应该像大型活动场上的迎宾小姐一样,穿着端庄旗袍,婷婷玉立,笑迎八方来客,给人以亲切温暖的感觉。迎客松不就是这样吗?既然千里迢迢来了,就与她合个影吧。然而,单独拍个迎客松照还可以,把手机伸入人缝中,可以拍到一张如意的迎客松照。但要拍一张人身与她合影照就难了,合影镜框中分不清谁是主题物,或者镜框中只能拍到迎客松的部分枝叶。合影照还是拍了,尽管背影乱纷纷的,算是留个纪念,那能事事如意呢。能与迎客松合影不就是个奇缘!

游黄山下一个目标就是光明顶了。我们旅行团约定好时间,分组向着黄山最高峰出发。山路越来越陡,越来越窄,多数游客都准备个拐杖,作为登山省力的帮手。当穿过百步云梯时,体力消耗太大了,走走歇歇,歇歇走走,没有人愿意掉队,心中的目标就是光明顶。

当登山感到实在太累的情况下,找到一块较为平坦的高地,暂时停下稍息一会。这时有点时间和心情瞭望周围的黄山美景:群峰争秀,怪石突起,奇松挺立,给人一种愉悦的感受。那峰峰相连,云霭雾绕,云追着云,挤压着峰,峰牵着峰,竞比高低;石则形态各异,圆形的,菱形的,斜生的,横卧的,还有相互交叉的,多彩多姿。更有那圆石上面垒圆石,竖石上面立圆石,有的称为母子石,有的称为追月石;松也奇特,个个笔直,像特意雕塑过的,干净利索。山风吹来,松涛松海,涛声依旧。这涛声穿过松林,陶醉着游客。涛声中还飘来香味,向山谷扩散,向山峰扩散。我就喜欢这松涛声,它是自然中的声音,一点也不嘈杂,吹人清醒,吹人沉静。来黄山能听到这松涛声,也是一种享受。有了松涛,黄山就不寂寞了。松是健康的,青青的叶,朱红的皮,嫩嫩的枝,活力可见。松的生长都是那样的奇怪,立在道边石缝中,与游人为伴;立在石峰峭壁上,与风为伴;立在山谷中,一片片,与谷为伴。松是黄山的主人,黄山的每个地方每个角落都有松,黄山声名远播,莫非因为有松吗?然而还是没有看到柏树,或许上帝造黄山时为了突出黄山松,有意把柏树远植了吧。

稍息之后,我们直奔光明顶。顶峰立着一个很大的银白色圆球,象征着光明。有一句话:不到光明顶,不见黄山景;到了光明顶,黄山全是景。这句话不假,站在顶峰四望,黄山雾霭、松林、峰峦尽收眼底,你想象有多美,那就有多美。可惜,旅游时间的限制,在光明顶不能停留太久,流连忘返也得返。

下了山,天已近黄昏。导游说:“今天还有一个旅游项目,到黎阳去,那里晚景较好,吃游乐一体化”。我们登过黄山,看过主景,又加登山后的疲劳,很多人都不愿意再玩了,只有少部分人到黎阳转转,看看横店影视城。在回居住的途中,导游开始安排明天的行程,说:“明天是旅行安排的最后一天,明早六点钟出发,先到购物地购物,十点左右去参观油菜花,然后返程。”大家听后,有的心里起了反感,争辩道:“今天爬山太累了,明早六点出发去购物,安排不妥,油菜花也没什么看头,直接返程吧。”导游拒绝了提议,坚持要按事先规定好的旅行安排。大家尽管不满意,也就只好默认了。

一大早来到购物店,我们心中都有一道堤防:捂紧钱袋子,决不购物。大巴停靠门前,只见店牌大字:徽州蚕丝博物馆,几个金黄色大字,熠熠发光。走进室内,全是桑蚕文化摆设,有标本有图片,初步感到这是个意外的收获。游客对桑蚕的生长发育吐丝认真观看,深刻理解“春蚕到死丝方尽”的内含。由蚕丝构成的历史并由蚕丝制成的丝织品,陈列满目,丰富了蚕知识蚕文化,方才明白徽州文化也包括徽州桑蚕文化,不来参观蚕丝博物馆,怎能体会徽州文化的深刻内含呢?参观了桑蚕文化,讲解员把我们带到了会客室,详细展示蚕丝制品,并用手摸、火烧、鼻闻等不同方式比较蚕丝制品的优劣。讲解员提出用最优的价格售卖蚕丝真品优品。此时,我们的心理防线已经全部攻破了。这里没有欺诈和哄骗,只有真诚和理解,购物完全是自愿,许多人都加入了选购队伍。当然旅游购物,平时人们议论颇多,已经影响到了旅游业的正常发展,不能不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。

去观赏油菜花似乎也是可去可不去的项目,但既然有安排那就去吧,况且又是顺路。大巴行了一段路程,来到灵山脚下,停靠在行路旁。导游说:“只给半个小时,自由赏花去吧。”灵山,多好听的名字,不会是历史上那个有名的灵山吧?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,也可能是山的重名。不大的小山环坡,绿树丛生,环形内有二百来亩梯田,路边并竖着两块牌子,上写:明代,梯田。看来这块梯田是成于明代了。当然,土地是古老的,明代,汉代,秦代都可以说。几千年来农民都在土地上耕种,每块土地上都有很多故事,都没有标注年代,唯独这块梯田有所标注,必有其中缘故,从哪考证呢,那就望文生义吧。

梯田确有特色,不是水田,而是旱田,从山脚向山坡层层铺开。油菜花已经半开,绿叶衬着黄花,绿是那样的翠,黄是那样的艳,惹得游客女士们早已按捺不住兴奋直奔山坡梯田去了。梯田一侧有山上小溪流下,清澈见底。有山有田有水,好个风水宝地。正当农历二月初春北方寒意犹浓之时,江南已花开报春暖了,女士们脱下厚厚的冬装,直奔田野,释放春的活力,能不兴奋吗?游客突然的到访,惊起树丛中的小鸟,扑楞楞飞向梯田的上空,弹奏起春的序曲。此时,我们对导游事先安排购物和游梯田项目,已经完全理解了。想来当时导游用那样直白而又不受人喜欢的语言,是否想给我们到实地一个惊奇?在返回的路上来个片刻消遣,适当的放松,不更有利于远途奔波吗?

游客登上返回的大巴,心情愉悦了很多。黄山主景看了,附景也看了,物也购了,还感知了徽州文化,收获满满,不虚此行。于是车箱内齐声喊道:“黄山,再见!”伴随着一路返程的歌声、笑声、逗乐声交融在一起,响彻窗外的旷野。2024年4月1日


seo seo